用户登录
外语自学网

论“塞壬之歌”在韩语流行乐中的现代表达

外语自学网 韩语阅读 2019-10-20 浏览
歌手鲍勃·迪伦作为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在次年就歌曲与文学联系的演说中提到了《奥德赛》对他的深远影响。“他是个远航之人,却总是四处停留”(1),奥德修斯在漫漫归途中遇到了各种陷阱和诱惑,拥有天籁歌喉却以人为食的海妖塞壬便是其中之一。而这一神话不仅对福斯特、卡夫卡等西方文人有着诗意启发,更在世界各艺术领域内都颇具影响力。在韩国,殷志源、FTISLAND、宣美便分别发表过同名歌曲《Siren》,身兼第一作词人的歌手们在对“塞壬”的现代阐释中完成了自我表达。

一、塞壬的诱惑:神话色彩与现实指向
殷志源的《Siren》里仅有一句歌词直接提到了塞壬:“你对我的诱惑,那如神话中出现的塞壬一般的诱惑”。就时间取向而言,“神话”一词使歌曲远离了史诗的叙事时间转为指向现实世界,塞壬的形象内涵也有了不同的时代特征。整首歌曲在“疯了”“你”二词的不断重复中,直接表达了疯狂的“我”对拥有塞壬般致命魅力的“你”的爱慕,但“你”却是“好友的女人”,因此你的“诱惑”不仅有着肉欲的暗示还代表着伦理层面的禁忌。然而追溯源头,《奥德赛》中塞壬的诱惑却是超越肉体的精神诱惑,她以赋予奥德修斯超验能力为诱饵,唱到:“我们知晓丰饶的大地上的一切事端”(2)。当塞壬走出古典语义,来到韩国的异质文化空间,在与现代流行音乐的碰撞中表现了韩国民众对塞壬神话的接受与理解。并不是塞壬知晓未来的能力已不再具有诱惑力,而是歌手借用神话中的“塞壬”形象,通过肉欲这人性最原初的本能为现代人压抑着的潜意识直接发声,从而达到纯文学的叙事文本无法达到的美学效果。

二、对塞壬的态度:理性规避到迎合狂欢
塞壬的歌声虽能带来短暂的解脱但最终迎来的却是死亡,尽管如此,仍有两行人有惊无险地逃脱了这致命诱惑:令水手们用蜡堵住耳朵并将自己绑在桅杆上的奥德修斯,以及此前用琴声盖过塞壬歌声的俄尔甫斯。在死亡面前,他们无以享受解脱带来的欢愉,而选择承担理性带来的束缚。但在FTISLAND的《Siren》里,歌手却传达了完全不同的观念:迎合塞壬的歌声,享受当下的狂欢。在歌词中,歌手先是暗示心情苦闷想寻找彻底的狂欢,随后唱到:“跟我一起搖摆,只今天唱歌”,歌手所要传达的意欲本身在摇滚元素的叠加中被直接表现,更强有力地作用于听众的感官和情绪。歌词还对“今天”多次强调,表达了对生命内在律动的感受和及时行乐的人生观念,还有誓将对理性的反叛进行到底的决心。虽然全曲未曾出现和“塞壬”有关的词语,但其内在精神是一脉相承的。

三、塞壬的歌声:他者世界到自我世界
当韩国的现代流行音乐以“siren”为题,便巧妙地利用了该词在英语世界中的双重含义——“警报”和“塞壬”,赋予了标题一语双关的魅力。不同于文本世界内存在于奥德修斯回忆中的他者“塞壬”,在女歌手宣美的《Siren》中,“我”作为女性对男性发出“你已深陷险境……我会令你痛苦”的警告,不仅扩展了《奥德赛》中的潜在内涵,还引入了第一人称的叙事视角。尽管全曲并未出现“塞壬”“女妖”等歌词,但歌曲的直观性让听众下意识地将女歌手口中的“我”等同于曲名“塞壬”。而歌曲传达的不仅仅是歌词中“我”的故事,还兼具歌手的故事,因此歌手在表演时的所唱之歌就成为了“塞壬之歌”,此时诱惑从文本内容走向声音层面,塞壬也从他者世界出走到歌手的自我世界,歌手就成了“塞壬”。
塞壬的结局众说纷纭,但大多认为她们最后投海自尽,这是因为以歌声为傲的塞壬一经诱惑失败,不仅丧失了尊严,更代表着她们神性的消失。但韩语流行乐却给了其意义发展的可能性,不同于传统文本世界、绘画世界中被迫“失声”的塞壬,当《奥德赛》中的“塞壬”跨越时间、跨越国度、跨越媒介来到韩语流行乐中,虽然内涵有所改变,但也创造了广为流传的现代异国解读,为古希腊文明在异国的传播增添了新的媒体渠道。

注释:
Bob Dylan, Bob Dylan's Nobel Lecture:
[古希腊]荷马著,王焕生译:《荷马史诗·奥德赛》,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第226页。
参考文献:
[1][德]古斯塔夫·施瓦布著,高中甫等译.古希腊神话与传说[M].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2.
[2]赵荔红.塞壬的歌声魅影[J].东方艺术,2007,18.
[3]侯海荣,向欣.文学跨界现象与诺贝尔文学奖的价值取向——以鲍勃·迪伦获奖引发的争议为例[J].学习与探索,2018,10.
版权声明

99外语自学网提供【论“塞壬之歌”在韩语流行乐中的现代表达】仅供外语学习参考。
99外语尊重版权。部分【韩语阅读】学习文章来源网络,如有版权异议请联系我们。

继续浏览有关 韩国歌曲的文章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